讓逝者安息,生者銘記——5.12汶川大地震祭
發表時間: 2017-05-12                來源: 百度百家 作者:趙啟強

汶川地震是中華民族的一次精神洗禮,是中華民族舍生忘死、患難與共的民族精神在全世界的一次集體彰顯。中國從來沒有像2008年夏天那樣,感受到生命的價值和尊嚴,因此,真正值得贊揚的僅僅是民族精神……

每逢5.12汶川大地震周年之際,都能見到許多災區的采訪和報導,讓人眼睛一亮。與當年流淌著眼淚看到的慘烈畫面相反,如今展現給我們的是重建的成就,是廢墟中拔地而起的嶄新家園。我們看到了“地震痕跡已難尋覓”的奇跡,看到了幸存者正在“用幸福祭祀逝去親人”的動人畫面,看到了“孩子們已經走出地震的傷痛,開始了他們嶄新人生”的喜訊。應該為幸存者的幸運和幸福高興,為所有為汶川災區重建付出心血的人表示深深敬意。汶川地震并非中國災害史上最慘烈的一次,遠的不說,單是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遇難人數就是汶川地震的四倍。但沒有哪一次,能像2008年的汶川地震,讓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換發出如此巨大的民族凝聚力,這個13億國民的大國,將舉國的關注和力量投入到救災之中。

2008年夏季,上至總理,下至小商小販,或放下國家大事、或放下謀生的營生,來到這個偏遠落后的山區小縣,舉全力、用全心與災區人民共命運;這個夏天,上至白發蒼蒼的老者,下至五六歲的孩童,在巨大的災難面前所表現出來的堅韌、沉著、無私,讓全中國、全世界淚流滿面:

——那幅青年學生在雨中排隊六七個小時,等待獻血的電視畫面;

——那個八九歲的男孩一次次爬進隨時都會坍塌的廢墟救出同學老師的報導;——那個年僅七歲的哥哥背著年幼的妹妹默默地行走了幾十公里的照片;

——還有那么多人十指鮮血淋漓,從瓦礫堆里把人扒出來的場景,那么多人在倒下的一瞬間,用自己的脊梁護住別人的壯舉……面對這些畫面,那些曾經說過“丑陋的中國人”的人,曾經說過“中國除了人不值錢,什么都珍貴”的人失語了!一位美國的母親看到這些畫面后,流著眼淚說,一定要到中國災區看看,并希望抱養一個地震孤兒。她說,“不是憐憫,是敬愛,不是施舍,是希望得到世界上最可愛的孩子!”

汶川地震是中華民族的一次精神洗禮,是中華民族舍生忘死、患難與共的民族精神在全世界的一次集體彰顯。中國從來沒有像2008年夏天那樣,感受到生命的價值和尊嚴汶川地震仿佛給了我們一根撐竿,讓我們民族躍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在這個高度上,中華民族所換發出來的人性光芒感動了世界。

2008年,是世界的中國年。今天,汶川重建已經完成,我們醫治了自然災害留給我們的巨大創傷,我們因此為戰勝災害所換發的力量驕傲,為重建中的的勝利而慶賀。然而,我們可以為幸存者的幸運和幸福欣慰,但我們不可以忘卻對亡靈的祭奠;我們可以為災后重建中體現出來的力量和成就歡呼,但我們不可以忘記那場災害留下的傷痛、忘卻了對自然的敬畏,忘卻在震后要重新審視生命的價值與意義的思考。是的,5.12的任何一次周年祭奠,都是不是慶功的時刻,否則那將是對6萬多亡靈的不敬。

我們必須保留住那些個慘痛的記憶。對,既要保持當年感動了世界的民族精神,也要銘記著這場災害留給我們的教訓。我們不能預測和避免自然災禍的發生,但我們可以有事先的預防將災禍帶給我們的災難降低到最大限度。就如那座被稱之為“最牛希望小學”,因其堅固的建筑質量,而在地震后仍能挺立在一片廢墟之中,從而讓483名師生全部保全了鮮活的生命。

這個新聞曾經激動了中國,人們希望找到這個學校的建造者,“要給他鞠躬!磕頭!”同樣給中國人留下刻骨銘心記憶的,是那些悲慘的畫面——一些四五層高的建筑,被地震撼為三四米高的廢墟。面對垮塌成的一堆碎石,國家救援隊——這支中國最優秀、裝備最優良的地震救援隊,只能用最原始的雙手在學校的廢墟上刨挖。一位國家救援隊員憤怒地說,“簡直就是豆腐渣工程!混凝土里全是鐵絲,根本不是鋼筋!”那位當時的國家領導人在汶川大地震時,看到那些屬于豆腐渣工程而倒掉的房子,流著淚向遇難者家屬承諾,一定追查責任人;也是這一年,國家和四川省等相關部門在全國范圍組織了700多位專家,對震后的房屋損毀進行全面調查,其中對學校的垮塌調查被列為重中之重。

或許,這700人的調查報告,才是這場災難留給我們的精神遺產??墒?/span>——我們始終沒有等到這份報告。只有這樣的報告,才能與國民所換發出來的人性輝煌共同鑄就成那根堅實的撐竿。有了這樣的撐竿,我們民族才不會從曾經達到過的高度墜落下來。因此,5.12意味著的是哀悼和銘記。

讓我們記住汶川地震留下的這組數字——遇難:69226人;受傷:374643人;失蹤:17923人讓死者安息,生者銘記……


?
006篮球直播,双彩论坛,计算器竞彩足球胜平负版權所有 京ICP備0907147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0125
国内愉拍自拍免费视频_国内真实露脸偷拍视频_亚洲av天堂综合在线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